我们需要旅游吉祥物、旅游形象大使吗?

相关链接:吉祥物设计·卡通吉祥物设计·企业吉祥物设计·活动吉祥物设计·卡通代言人设计·虚拟代言人设计 卡通形象 - 卡通形象设计 - 卡通形象设计公司 - 北京卡通形象设计 - 卡通设计

 

“吉祥物”最早出现在体育运动会当中,已经有了几十年历史。如今在一些国际(或国内)大型比赛当中,比如奥运会、大运会、欧锦赛、全运会等等,都会事先确定自己的吉祥物。设定吉祥物的目的是直接了当的,就是增加活动的欢愉度和人们对比赛的关注度。吉祥物在体育产业中的成功推广,确实起到了这样的一些作用。这个结果,人们显然已经看到了。带有吉祥物标志的纪念品都能在不同运动会热卖,让商家眉开眼笑。
  

  旅游吉祥物始现,其实正是向体育吉祥物学习的结果,有“拿来主义”的嫌疑。
  不仅形式,而且两类吉祥物面对的对象也十分一致:全部都会是游客。只不过,运动会吉祥物对游客的吸引力稍短,它只在运动会举办前后的一段时间内才会有效;而旅游吉祥物则不然,它的效力会持续数年、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当然造就了眼下人们对旅游吉祥物的热捧。

   一个城市的旅游吉祥物是属于城市形象广告的一部分,它的目标人群非常明确,不是常住居民,而是外来游客。因而,能否打动游客并被游客接受,才是旅游吉祥物问题的关键。

  

  旅游吉祥物、旅游形象大使与旅游形象代言人

  

  旅游吉祥物未必一定是活生生的现实存在的一只动物,它是可以创造的。它的外部形象特征、表情、姻缘、故事等等,都可以被人为地创造出来。但是,这种创造,必须要有现实基础,本地区、本民族的某些或某个特色,应该在它的身上得到画龙点睛的体现。

  旅游形象大使则是必须要由人来担任的角色。因为他需要四处走动游说,宣传推广当地的旅游资源和服务,吸引并敦促人们光临。

  旅游形象大使通常应该是出生于这个国家、长期居住在这座城市的人来担任才合适,因为这契合了人们对旅游形象大使的心理期待。比如说人们看见了香港的旅游形象大使成龙,就会想到香港的现实存在。不符合这种心理期待的旅游大使,当然就是属于定位错误。

  之前,孙悦曾被聘为“韩国旅游形象大使”,徐静蕾也曾被聘为斯里兰卡“旅游形象大使”。我们总不能说,因为孙悦五官长得像韩国人、徐静蕾的肤色与斯里兰卡人相近,就与旅游形象大使的身份契合。她们的合适身份,应该是旅游形象代言人。

  旅游形象代言人并没有出生、长期居住在哪座城市的限制,可具有较强的随意性。选择旅游形象代言人的主要出发点,一定是知名度、人气指数这些原因。

  旅游吉祥物的对象虽然主要是外地游客,但对它的选择,却首先需要得到本地人的认可、与本地历史有勾连。我们知道罗马的城徽上是狼的形象,这个狼的形象虽然没有被罗马人直接称作“旅游吉祥物”,但无疑具备旅游吉祥物的各项表征。游客到罗马,很多都会想买包含这个狼的纪念品。因而,旅游吉祥物的确定,首先必须是选择准确且合理。一个好的旅游吉祥物,是会为一座城市、一个地区带来长久效益的。

  我们知道,广告中的最佳主角是女人、孩子和动物。最经常的被用作旅游吉祥物的恰好是其中之一的动物,相比女人和孩子,它的可控性较强,不易出现负面新闻造成的纰漏。这样的原因,当然也就成就了旅游吉祥物相比旅游形象大使的不可比拟的优势。

  旅游形象大使对外在形象和内在品德都有严格的要求。健康、开朗、生活检点等等,都是需要考虑的地方。旅游形象大使因为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能够把这些方面直接展示给人们看,因而可以大大增强人们的信任感。这种优势,又非旅游吉祥物所能达到。

  但是,正是由于旅游形象大使是由人来扮演的原因,使得旅游形象大使的效力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变数。比如香港旅游局选择了成龙为香港旅游形象大使之后,成龙醉酒、泡夜店、说昏话等等,都可能使香港的旅游形象受到牵连。

  

  还比如上海的刘翔,最近几年曾不断出现在上海旅游局的旅游展台,扮演了实质上的旅游形象大使的角色。但是,有了这次的奥运退赛事件,人们就有可能会把他和上海旅游的诚信度挂上钩。相比之下,旅游形象代言人的选择就会宽松的多,不必那样拘谨。旅游形象代言人借用的是被选择者的声望名气,可以针对不同目标市场进行不同的选择,实用性相对更强一些。

  但是,有一点必须清楚,当今的娱乐界人士没有十全十美的。小牌的明星影响力不够,而大牌一些的明星,大众对其也往往会或爱或恨。选择他或她为旅游形象代言人之后,副作用的产生几乎也是必然。

  

  最佳旅游吉祥物

  

  最佳的旅游吉祥物的确立,应该是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举例来说,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季奥运会吉祥物的确定,就充满了这样的新奇感。经过竞标、最终揭晓的这届冬运会的吉祥物,是两个活泼可爱的卡通形象“内韦”和“格利兹”。“内韦”的形象是一个身着红色服装的小女孩,长着一副圆圆的脑袋,形状宛如雪球;“格利兹”则是一个身穿蓝色服装的小男孩,长着一个方脑袋,形状宛如小方冰块。它们象征着冬季奥运会项目中不可缺少的两种元素——雪和冰。

  而相比之下,我国哈尔滨、张家界凤凰城的旅游吉祥物的确定,都显得匆忙了些,对许多问题没有想透。也许,是受到了当地政府、企业等相关利益方的掣肘,不能算是成功。

  吉祥物如果与这座城市没有内在的必然联系,那当然就属于牵强附会。哈尔滨将生活在城市动物园里面的一只外来物种企鹅当成是城市的旅游吉祥物,就存在这样的偏差。

  张家界的旅游吉祥物“城城”,则属于从概念到精神的无中生有。不仅名字怪诞,而且长相也如天外来物。用它来做旅游吉祥物,完全无法借助现有其他文化积淀,要想说服游客的认知,没有几十年、上百年的努力,怕是很难办到。

  

  城市需要旅游吉祥物吗?

  

  设立旅游吉祥物,无疑可以让城市增加对游客的吸引力。但是,并非每座城市都需要旅游吉祥物。这与城市的整体风格、一以贯之的外在形象都有关联。旅游吉祥物传递出来的是一种欢快愉悦之情,与博大精深、沉重肃穆并不是完全协调,因而在确定旅游吉祥物的时候,首先需要对城市的整体风格、外部形象有一个基本评估。比如说,西北大漠中的城市敦煌,采用旅游吉祥物来吸引游客就会很难。任何吉祥物在这里出现,隐含的欢愉都会弱化并吞噬原有的城市风格,因而只会形成反作用。

  

  城市应该如何选择旅游吉祥物

  

  要回答这一问题必须要先搞清楚这样一件事:并非旅游吉祥物一俟确定,旅游就会财源滚滚而来。旅游吉祥物永远只是一个城市、一个国家的形象辅助。它能够起到的作用,只是促进,而非一呼百应。世界上还没有出现哪一个例子,说明旅游吉祥物是游客出行的原始动因,因为受某个国家某座城市吉祥物的感召,而决定筹划一次旅行。

  吉祥物一定要选择动物吗?当然不是。比如说,比利时若选择旅游吉祥物时,那个漫画人物丁丁就远比其他动物要好。而选择动物时,对其拟人化、抽象化也是必须要做的工作。类似哈尔滨一样,实实在在拿一只活生生的企鹅来做旅游吉祥物,是比较愚蠢的办法。因为当地的旅游形象,都会因此成为那只小企鹅的背书,着实增加了旅游的风险。那只小企鹅的生老病死,都可能被人们当成是当地旅游业沉浮的隐喻。

  

  旅游吉祥物怎样才能让城市定位和旅游形象更好的结合在一起?

  

  一座城市的定位问题,其实不是今天我们的各地政府连天喊口号就能喊出来的。如果能的话,我们今天的中国早就会出现100多个“国际大都市”了。一座城市的定位,与城市几十年、几百年的历史、品格、印记、民风都会有关联。而旅游吉祥物是否要确立、确立什么,都需要首先对城市的定位有一个明确的把握。

  旅游吉祥物应与城市的整体形象宣传放在一起,才能发挥出其应有效力。这也就是说,旅游吉祥物的出场,绝不仅仅是城市旅游管理部门的事情,而是与整个城市的每一个人息息相关。

  

  城市如何挖掘旅游吉祥物的最大市场价值?

  

  城市一俟确定自己的旅游吉祥物,就应鼓励城市的所有商家都来免费使用,而不是通过竞拍、授权来限制使用。只有这样,才能谈及旅游吉祥物的最大市场价值问题。可惜的是,我们现有的绝大多数的地方政府,都不是这样考虑的。

  但是,旅游吉祥物又非可以肆意滥施。当一座城市的旅游吉祥物可以轻易在另外城市的商摊上买到的时候,就表明它的价值已经贬值。


如果您有旅游吉祥物设计的需求? 请致电 010-65460109TQ洽谈通点击浏览下一页TQ洽谈通点击浏览下一页